普通会员

天津世鼎门窗安装工程有限公司

民航、会展中心、厂房等

香港刘伯温玄机二句诗
陈小鲁:在中我是十恶不赦的坏人

来源:本站原创  作者:admin  更新时间:2021-07-12  浏览次数:

  核心提要:1966年轰轰烈烈的爆发,那是一个你完全不了解的时代,那是一个你充满好奇的时代,那是一个你想逃避和忘却的时代。陈小鲁,陈毅元帅之子,在最年轻最萌动的岁月,与那段历史相遇,成为他一生

  核心提要:1966年轰轰烈烈的爆发,那是一个你完全不了解的时代,那是一个你充满好奇的时代,那是一个你想逃避和忘却的时代。陈小鲁,陈毅元帅之子,在最年轻最萌动的岁月,与那段历史相遇,成为他一生难以忘却的回忆。2013年陈小鲁为文革时的行为公开道歉,引起社会的强烈关注,出身名门已是花甲之年,陈小鲁为何选择在此时站出来,为半世纪前的行为道歉。

  解说:1966年轰轰烈烈的爆发,那是一个你完全不了解的时代,那是一个你充满好奇的时代,那是一个你想逃避和忘却的时代;还是一个你有些怀念的时代。无论你对那个时代是否了解,无论你对那个时代有着怎样的感情,它都曾经真实的存在过。历史无法抹去,陈小鲁,陈毅元帅之子,在最年轻最萌动的岁月,与那段历史相遇,成为他一生难以忘却的回忆。2013年陈小鲁为文革时的行为公开道歉,引起社会的强烈关注,出身名门已是花甲之年,陈小鲁为何选择在此时站出来,为半世纪前的行为道歉。

  陈鲁豫:那天我就看到陈小鲁,我一下子,作为普通读者还是,挺受冲击的那种感觉。

  解说:而他年轻时,到底经历了怎样一段,我们难以想象的岁月,犯下了哪些令他无法释怀的错误?

  陈小鲁:在中就说我是,十恶不赦的坏人,又是西纠,西纠又被说成是一个,纳粹式的组织。

  解说:鲁豫有约,说出你的故事,陈毅元帅之子陈小鲁,带您走进那段特殊的历史,唯有反思才能进步。

  陈鲁豫:今天我要采访的嘉宾是文革时期的一位风云人物,他因为向在文革期间,被批斗的老师进行道歉,而且进行自己公开的反思,引起了社会的关注。他就是陈毅元帅之子陈小鲁。我现在所在的这条胡同,就是陈小鲁居住的地方,他住的房子是他的岳父粟裕将军的故居。离这个胡同不远,是北京一条非常著名的街道,平常这儿有如知的游人还有特色小吃,热闹非凡。而如今陈小鲁,就和他的妻子还有他九十高龄的岳母,在这里平静地生活着。

  解说:2013年冬天的一个周末,距离陈小鲁向文革中,受到迫害老师公开道歉,已经有两个多月,在陈小鲁古色古香的家里,我们采访了他。不远处的南锣鼓巷,年轻人在挑选着个性礼品,品尝着特色小吃,陈小鲁所经历的那段历史,与他们而言,似乎遥远而无关。而在这个头发已经有些花白的,红二代心里,历史从未忘却。

  陈小鲁:请进、请进、请进,这个院子呢,这个房子是原来,罗荣桓元帅的夫人,就是那个李月琴阿姨在这住,现在他的那个女儿和女婿,还在这儿住。

  陈小鲁:院儿挺大的,这面都是那面呢就是一个,这个小山实际上,是一个防空洞,应该是六十年代,当中修的。

  解说:1975年陈小鲁与粟裕将军的女儿粟惠宁结婚,之后一直住在这座粟裕将军的故居里。整墙的书籍和珍贵的收藏,看得出这个老人不平凡的过去,陈小鲁是陈毅元帅的第三个儿子。上有哥哥昊苏、丹淮、下有妹妹陈姗姗,陈小鲁于1946年出生在山东,时任新四军军长及山东野战军总司令的陈毅,为儿子取名为小鲁。

  陈小鲁:淮南,小鲁山东,就剩我妹妹,我妹妹叫姗姗,就姗姗来迟就是因为她那个,我母亲生了我大哥二哥以后呢,就希望有个女孩儿。就岔换着嘛,没想到第三个又是我,是男孩儿。

  陈小鲁:就把我放在那个门口,我那个时候,就是周林的夫人宗瑛阿姨来,她是当时叫做协理员,就部队的端门管家属的。她一看我在门口呢,她就奇怪怎么回事啊,我母亲说这个小孩子我不要了,谁愿意谁抱走。她就把我母亲数落一通,说军长的孩子怎么,因为正好是新四军嘛,1946年的时候。军长的孩子怎么轻易送人呢,然后就把我抱回来。这是我儿子一岁的时候,这是我孙子一岁的时候,他俩特别像。

  陈鲁豫:我觉得我觉得,没有我觉得,您孙子这个年纪,跟您当时这个年纪其实很像,只不过他现在胖乎乎的,胖一点。

  解说:从出生名门的红二代,到如今的花甲之年,陈小鲁的大部分岁月,都是平静低调的。除了那场轰轰烈烈的运动,然而半世纪后,令陈小鲁没有想到的是,他的一篇道歉博文,以及向老师公开道歉的行为,竟再一次令他成为,舆论的焦点。2013年10月7恩日,在陈小鲁的母校,北京八中对面的一间茶室里,他和他的同学们向文革中,受过伤害的老师正式公开道歉。对于那段历史,大多数中国人采取着沉默的态度,成为社会的一道禁忌。陈小鲁的道歉,如同沉默中的一声响雷。与此同时陈毅元帅之子,这个极其特殊的身份,令他的道歉行为,更加引人注目。

  陈鲁豫:那天我就看到陈小鲁,我一下子作为普通读者还是挺,挺受冲击的那感觉。

  陈小鲁:就是这个问题,我这件事情,我就觉得很奇怪,你说道歉不是我,我不是最先道歉的。

  陈小鲁:对,就是因为我父亲的原因,而且因为我文化革命又很有名,在文化革命就说我是,十恶不赦的坏人。又是西纠、西纠又被说成是,一个纳粹式的组织,这个都有。所以我这个道歉也是,引来各方面不同的这个看法,我们道歉是,主要是一个自我的,灵魂的净化,给老师有一个交待。

  解说:陈小鲁的道歉,引起了极大的争议,有人质疑他道歉的诚意,有人认为事情过去那么多年,再道歉有何意义。然而他的道歉,并非一时兴起,陈小鲁曾数次在私下探访老师时,表达悔意,他还成立了北京八中老三届同学会,维系老师同学之间的感情。对经历过那场运动的人来说,8月18日是一个难忘的日子,1966年的这一天,第一次在广场,接见了上百万名。四十七年后这个特殊的日子里,陈小鲁的同学北京八中老三届同学会的秘书长黄坚,给他转发了几张照片。照片记录下了,1966年北京八中校领导被批斗和劳改的屈辱时刻。看到照片后,往事再次涌上心头,陈小鲁的内心,久久不能平静。

  陈小鲁:这个人是谁我不知道,就在我们八中的院内,这是学校的哪个老师,还是校长党支部书记。

  陈小鲁:女老师,而且是老干部,揪斗的时候晚上不让学生揪斗,就放在教室里一个教学楼里。给她专门有个地方住,就等于关押在那,白天在斗,结果她晚上。

  陈小鲁:不是,不是在屋子里,在走廊两边卡住了,不让晚上是不让学生进去的,但是她不堪忍受虐待自杀了。所以、所以你看,当时看了以后,心里还真是。

  解说:陈小鲁在道歉博文中这样写到,在运动初期我积极造反,组织批斗过校领导,后来作为校革委会主任,又没有勇气制止违反人道主义的迫害行为,因为迫害被人说成老保,说成反对革命,那是个令人恐惧的年代。1966年陈小鲁二十岁,是北京八中的一名高三毕业生。他的青春恰好与那场运动不期而遇,5月16日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,发布通知指出混进党里、政府里、军队里的各种文化界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,是一批反革命的修正主义分子。一旦时机成熟,他们就会夺取政权,由无产阶级专政,变为资产阶级专政。为了防止资本主义复辟,把所谓[被走资派篡夺了的权力]夺回来,轰轰烈烈的,拉开帷幕。5月25日,北京大学的教师及学生七人,贴出一张大字报,对北京大学党委和北京市委进行了攻击。经中央批准,大字报被广泛公开和传播,号召人们起来造反。

  陈鲁豫:我们这代人就,没有经历过的人没法想象,就那个环境是,一夜之间开始变的?

  陈小鲁:它是这样的,你想想,你想想我们中国,马经图库执政现在六十四年了对吧,1949年到2013年,什么时候允许老百姓,随便成立自己的组织,而且是政治性的组织。就那两年,1966年8月到1968年,1968年就开始收了,那时候任何人都可以成立组织。你成立组织就可以,为了夺权。那么就说一个学生十五六岁、十七八岁,本来在学校里,有很多人管你啊,有班主任、有团党委、有党支部、有校长多少人管你啊,一夜之间,这些全没有了,公安局当时一个指令是,不进学校不管学校的事,所以学校死了人,没有人去查。你自己来找,你该做什么事情,你想做什么事情都可以的。当时是你自己,写一篇文章吧,你拿到印厂,印厂免费给你排版,给你印刷,然后你自己可以,到处张贴散发,没有人管你。

  想看更多金牌时评、热点解读、主播风采、幕后猛料?嘘!悄悄加入凤凰私享会(ID:phtvifeng),让小凤君带您走一走凤凰卫视的小后门。